Industry information · 行业资讯
比任何语言都更有说服力,我们认为没有"最好"的设计,只有最"合适"的设计。

yy游戏直播被告侵权,越来越艺术的游戏将无法直播?

2014-5-28 浏览
这两年关注互联网科技的朋友都知道,游戏正在变得越来越像电影,越来越具有艺术性。还记得《Her》当中男主角在全息投影的未来玩的那个探险游戏嘛?这很可能就是未来的游戏的形态,但可能画风和设计上的多样性远比电影的小插曲显得丰富。

 

从数年前竞技游戏直播火热起来的游戏直播,到如今,也终于迎来一记重创。一家国内知名的游戏大厂将YY告上法庭,且一审知识产权法院指出YY组织人员开设对原告方作品的直播,构成了侵权行为。

 

游戏到底能不能直播?到底对游戏公司有何损失?

本案的争议点在于如何界定什么程度的展示行为构成了侵权,什么是被告方宣称的合理使用。游戏作为一种个人操控,个人把玩的娱乐产品,过去人们对侵权的印象都被限定在破解、拷贝等行为上。

而火热的直播行业,给游戏公司带来的曝光量,一直备受瞩目。我一度写文章夸耀这个东西为行业带来的益处。但是经过YY被告一案,也让我深究细节,的确一些故事性、艺术性强烈的游戏,未来可能面临这样的更多的纠葛。

因为游戏的形态在变、乐趣在变、玩法在变。

这使我想起了数年前我一直在玩的一个韩国手机游戏厂牌Com2uS的一些RPG游戏,那些游戏就属于故事性特别强、画面设计和音乐设计为一体的综合审美娱乐,而当下一些如《纪念碑谷》的游戏也属于这一行列。

你很难想象一个主播会直播《纪念碑谷》这类游戏,这就像剧透一样,会被粉丝告知这是“侵权”和无意义的。

不过传统RPG和《纪念碑谷》这类相比,一定会有些人质疑,因为传统RPG充斥着粗制滥造的页游作品这类,很难让人与故事、审美、艺术性挂钩。

但,假如放在法律的层面,上纲上线。整体情形又变得不同,法院只在乎逻辑正确,而非审美正确。

假如逻辑上这属于带有故事性等低时效性内容,那么直播就属于一定程度上的侵权,不过界定损失,又是一个法律界的难题。

 

游戏公司不可单一追溯权利,与直播行业共赢才是正途

其实,现代游戏的复杂性,就决定了其难以被界定侵权与否的属性。

假如,游戏内容单一如《纪念碑谷》,那么就变得相当简单。

而放入大型互动游戏中,孰是孰非,就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你的游戏既有故事性、又有竞技道具、有音乐和画面设计又有武器和魔法,那么是将你视作哪个类型内呢?

很多明显倾向竞技类的游戏,例如LOL和王者荣耀,是巴不得人们去直播的,而案件主角的游戏产品也带有竞技和道具成分,直播带来的损失具体有多少、究竟该追溯谁的问题就变得很麻烦。

在案件当中,原告主张的点便是RPG游戏的故事性、艺术性,宣传此产品生产流程与电影工业无二,依此索取赔偿,排除幕后有纠纷的可能性,原告此举其实属于不恰当行为。

因为游戏直播为游戏曝光带来的效应对游戏企业等于免费的宣传了,近年几乎所有话题游戏产品都跟直播带动有关,最近的“吃鸡”更是如此。

游戏公司探索出与直播行业的共赢合作路径,是推广产品和增加品牌知名度的一条不二渠道;而假如与直播行业交恶,那么遭受“算法歧视”自家内容被深藏,那么用户自行传播很重要的一个链条就被削减。

 

而对于愈加具有艺术性的游戏行业来讲,这类案件还有可能发生,因为未来游戏形态将改变其分享展示的属性,类似这类的摩擦将催生出一些条框和规定,让双方都能在自己能做的范围内,发挥出功效,探索出共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