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on problem · 常见问题
比任何语言都更有说服力,我们认为没有"最好"的设计,只有最"合适"的设计。

微博新用户协议被指霸王条款,CEO出面圆场称针对竞品

2014-5-28 浏览
最近,微博更新了《微博服务使用协议》:用户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将不可撤销地授权微博平台作为微博内容的独家发布平台,用户所发表的微博内容仅在微博平台上予以独家展示;未经微博平台事先书面许可,用户不得自行或授权任何第三方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使用微博内容。把话挑明,这个协议的意思就是:“用户在微博上发布的原创内容,都归新浪微博所有。”

 

假如违反此协议,微博有权权依据其合理判断不经通知立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减轻或消除用户行为造成的影响,消除影响的手段包括更改、删除或屏蔽内容;警告或禁言;冻结账户资金,用于弥补微博及利益相关企业/个人;限制或禁止账户功能;限制或终止用户使用微博服务的权利;向有关监管部门或国家机关报告;其他微博平台认为合理的措施。(言辞有精简)

 

用户习得性弃权,霸王条款成为新常态

多年前,在契约精神极为重要的美国流传这样的一个笑话————每隔一段时间苹果都会更新它的用户协议,但每个人都不假思索同意以便跳过冗长的iTunes条款,这么做的后果是————有一天苹果能完全合法的派人到你家中领走你的小孩儿,因为你没读并点了同意…………

即便是在民主灯塔和法治至上的美国,现实情形中大企业玩的文字游戏也可以形成对普通用户的不对等条款,这就是这个笑话的精髓之处、所吐槽的点。

而这种大企业对亿万用户的不对等款,在中国情形更加严重,普通用户基本处于笑话中的情形,因为大家都知道无论是条款多么无理,你只能点同意才能继续使用服务;霸王条款其实在日常主流互联网基础服务中处处可见,用户习得性弃权,才让这些巨头在行动时失去了准绳。

 

关乎关于版权的生死较量

其实微博突如其来的霸王条款并非是无由来意图争夺用户版权,即便其想这么做也是在法律上行不通的,著作权法这个关就绕不过去。

在此条款一出,懂行的各类大V都和创作者都参与到了吐槽和“逃离”行动当中(一些个例),有的是义正言辞的指出新浪微博的条款不合法不合情理,有的则干脆选择说自己选择换平台以求心安。

微博这一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戏演到这不禁让人问初衷为何,发布这种协议矛头针对谁?

实际上,微博此番烂戏主要是意图从根源阻断“人民币玩家”竞品们争抢优质资源,上个月底我写的《社区氛围是生产大V的途径,却不是留住大V的根本》那个时间点就是风向变动的关键节点,当时知名知乎大V @恶魔奶爸 的一则朋友圈动态被罗振宇转载后被广泛传播,据其内容所言今日头条签约了300名知乎大V,相传其以固定月薪或是年薪方式独家获得大V的优质内容,当时罗振宇的评论是————江湖有变。

内容江湖一直是风生水起、天道轮回,几个传统强势社区靠着氛围或是强势人际关系网持有大量优质内容,不过在变现潮面前,很多人在吃相越加难看的老平台上厌烦,纷纷为钱求全搬家走人(行业现象)。

而今日头条作为变革者角色一直被指责以结果为导向不择手段进行资源抢夺、甚至是盗取,过去违规抓取门户网站曾被点名的头条如今还横插一杠搞起了小视频内容、社交业务,这正是它的老冤家微博不愿意见到的事。

上月中旬,微博官方公布了一则社区公告,称某第三方新闻平台在微博毫不知情、并未授权的情况下直接从微博抓取自媒体账号的内容,鉴于其行为性质严重,微博先行暂停了第三方接口,并表示将会依法维权。微博副总裁曹增辉也发文称其通过技术突破微博防线,并称“这种公司做的再大,也赢得不了任何尊重。”

这个某第三方新闻平台正是今日头条,针对于竞品抓取自己平台的内容,新浪不点名指责并期待曲线救国能够阻止优质内容外流,但限制用户版权进行“防御”在我看来有些本末倒置……

虽然,微博CEO个人号 @来去之间 明确说明了这条款的“实际目的”是阻止第三方平台直接抓取内容,不限制作者个人版权,但是这种做法还是引发了各类作者对归属权的恐慌;知名KOL如@带三个表 、女演员如 @李艾佳 媒体人如 @新民周刊杨江 、文化人如 @马伯庸 都发起了吐槽和指责;而很多我不熟悉的绘画、二次元、美妆、摄影、明星粉丝饭拍等视觉创作的微博用户,正在大量搬运自己的作品到LOFTER、P站等图片展示友好的平台,有微博签约自媒体的插画家鹿菏HE、段子手快递员吴彦祖、二次元LALA二世、当雨作金泽等。